新一轮高智商鬼故事

发布于:2021-09-23 21:18:24

  鬼故事是唐前志怪小说中极为兴盛且成就较高的一类,但在古小说整体研究不够完善的大背景下,其研究一定程度上遭到了忽视,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新一轮高智商鬼故事。

  1:不要在厕所梳头

  嘎讥一声,小雅推开女厕的门,由于灯泡太陈旧,所以女厕里面灯光一闪一闪的,时不时还发出吱吱声,加上镜子的反射,显得格外荒凉,不知什么原因小雅犹豫了一下,在门前滞停了几秒,此时她的脑子里在想什么,谁也不知道,可她还是进去了。

  就在她进门的那一瞬间,通过镜子的照射下,她看到了镜子另一头出现了一个白影,一眨眼又不见了,由于只有一瞬间,所以她并没有看清那是什么,她愣了几秒,使劲揉揉眼睛,嘴里安慰地说道:是幻觉,一定是幻觉。可就算是幻觉,无疑不让她的心里又增添了一分恐惧,现在整栋教学楼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在这,此时的环境已经无法用安静来形容了,已经超出了安静的范围,只有古老而又轻薄的门随着风不停嘎讥嘎讥响,这景象堪比恐怖片的场景,甚至超越了恐怖片,可怜的小雅害怕归害怕,可是厕所还是得上的,就快要憋不住了,她一咬牙闭上眼睛就冲进厕所里面,随便找了一间房间冲了进去,关上门后立刻蹲了下来,几分钟过后,小雅舒舒服服的走了出来,这时她已经不害怕了,经过这么久的时间什么事都没发生,她的心里还在暗暗的高兴,出去的时候看到了前面的那面镜子。

  由于刚才的奔跑使得散乱,失去了原有的亮丽,而且小雅还是一个非常爱美的女孩子,有时宁愿迟到,家淹贩⑿菡茫湃ド峡危运贸隽丝诖锏男∈嶙樱宰啪底恿鞒┑氖崞鹆俗约旱耐贩唰一下,唰又一下,她就这样看者镜子里美丽的自己,不停的梳着自己的头发,早就把此时的阴森丢到九霄云外去了,唰再来一下,突然,梳子梳到一半卡到了自己的头发,她想要拔出来,可是怎么拔也拔不出来,反而越来越紧,就在她挣扎的时候,忽然发现了什么事,让她猛然一惊,此时她就像一座雕塑一样,一动不动,心脏跳动的声音都可以在外界听到了,咚......咚.....咚....咚...咚..咚.越来越快,可出于本能,她还是往镜子的方向看去,镜子里的她在她挣扎头发的时候一动都没动,端详地站在镜子里看着挣扎的她,嘴里还带着极为之诡异的微笑,此时的她出于求生的本能想到的只有一件事,跑,她没有再去想镜子的现象也不想去知道,拼命般地奔出去,就在她快要跑出女厕的时候,咚的一声,古老的大门无情的自动关闭了,这时的她快疯了,彻底地理解到了绝望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,这时她的好奇心驱使她又往镜子的方向看,镜子里的自己还是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只是相比刚才,笑容更大更加诡异了,就在此时,呼灯全灭了,在这现在什么都是黑暗的,只有一样东西超过了自然的规律,镜子既然还是亮着的,此时在黑暗中她只能看的到这面镜子,而且显的更大更明亮了,突然,镜子里的自己有了变化,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白色,然后开始顺畅的梳头,手法和力度跟小雅的一模一样,梳到一半也卡住了,挣扎的动作跟小雅也完全相似,可是却没有跟小雅一样往门那边跑,而是一直反复挣扎,速度越来越快,逐渐挣扎的动作快到连看都看的看不清了,此时镜子里的她就好像一个疯子一样在不停甩头了,她此时已经被吓的连呼吸都困难了,突然,镜子里的她停止了甩头,原地一动不动,可是脸却完全被头发遮住了,小雅不记得什么时候做过这个动作,正当她在恐惧地回忆时,镜子里的小雅却抬起了头,不,不对,不是小雅,是一张新面孔,慢慢地头发自动打开了,露出了一张女人的脸,两只眼睛是向上翻着的,嘴巴也是极度扭曲的,就像是上吊最后的表情。

  小雅啊的一声叫了出来,不,应该说是喊了出来,已经瘫倒在地,两眼无神的不停尖叫,可是就在此时,镜子里的女人把一只手伸出了镜子,慢慢的像前走,随后又伸出了另一只手,慢慢的,慢慢的,半个身体都出来了,可女人还在前进,慢慢的,慢慢的,整个身体都出来了,头发开始一点一点的脱落,可是好像怎么样都脱不完,还是在不停的脱落,不久,整个地上已经成为一片黑色,此时的小雅已经口吐白沫了,可是女人还在不断地*蓖贩⒁苍诓煌M崖渥牛欢系乇*......不断地脱落......

  第二天,有一个女同学在厕所发现了小雅,她正站在镜子前面不停的梳着头,每梳一下都会掉落许多头发,嘴里一直说着:掉吧,掉吧,都掉光吧。

  一直重复着这句话,精神似乎也有了问题,之后的四天小雅都请了假,她不吃饭也不睡觉的一直在寝室里梳着头发,水池里一片乌黑,都是头发,头上的头发也越来越稀疏,就在请假的地第四天,突然小雅失踪了,大家都找不到她,就在大家还在找她的时候,啊女厕那边的一声尖叫把大家都吸引了过去,大家都跑过去看,肚子顿时一阵翻腾,许多人都吐了,原来是小雅用自己的头发做成了一条绳子,在女厕所上吊了,她的头上一片红色,肯定是用手把还未掉落的头发拔了下来,她的眼睛向上,嘴巴极度扭曲,大家都不敢看下去了,直接告诉了老师,老师看到以后,直叹息:唉,该来的还是要来啊。

  在这件事过了几个月之后,在寝室里,大家聊天的时候无意中又聊起了这件事,这个学校唯一的传闻就是那间女厕的,据说每过四年那里都会死一个学生,而且死的时候都是没了头发,用头发上吊死的,死者还会把自己头发留在一个人的枕头底下,摆成自己的名字,据说那个人就是下一个死的,聊到这里的时候大家都起了鸡皮疙瘩,不敢再说下去了,正当大家都要睡觉的时候,一个女同学骂到:喂,不要把你的头发放过来,弄的我不好睡觉。那个被骂的女同学立刻生气的反驳道:真不要脸,谁会把头发放你那里啊,我还嫌脏呢。那个女同学马上起来打开灯指着枕头那说:这是什么?被骂女同学的脸立即刷的一下变白了,大家的脸也一样,她自己也看,顿时全寝室的人都呆住了,那不就是用头发摆成的雅吗?

  2:徘徊在路边的姐妹

  我叫沈明,是个普通的*嘧澹矶嗌钤诔抢锏纳*嘧逡谎刻煸绯慷家镒盼夷瞧频缍等ド*啵刻熳咦乓谎穆废撸龅揭谎ド*嗟娜耍业纳钍强菰锒ξ兜摹

  因为需要加班赚钱,所以我经常会加班到晚上九点多才下班回家。骑着我的车子,走在破旧的水泥路上,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寻常。可是就是那天晚上,我的生活被那两个女人给彻底打乱了。

  记得那天是20号,因为临时加班,所以我到11点多才回家。走在大路上,看着空荡荡的街道,跟白天的拥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我一路骑着车子,吹着口哨就来到了一个大大的十字路口。因为此时恰巧是红灯,我就把车子停在路边,抽了根烟。空旷的郊外马路此时显得有点阴森,突如其来的一阵风让我感觉有点寒冷,天气已然到了秋天了,我紧了紧身上的外套。

  就在这时,我看到前面的灯亮了,因为没人,所以我就慢慢悠悠的过去了。就在我刚到马路对面的时候,我看到远处的红路灯下,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两个女孩子,一个高个子,一个矮个子,两人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,身上还穿着夏天的裙子以及单薄的T?。这么晚了,两个小丫头在这里干嘛?我心里顿时就好奇起来。因为我们这边治安不是很好,所以晚上一般是没有女的出来的。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车子慢慢的就来到了那两个女的身边。就在我跟她们擦肩而过的瞬间,我看到他们的脸上面无表情,惨白的灯光照在她们脸上,显得是那么的恐怖。不知道是什么驱使我的,当路过她们身边的时候,我好奇的转过身,看着他们俊俏的脸庞,那一刻,我的心里突生一个念头,要是天天都能看到这两位美女多好。

  算了,我还是抓紧回家吧,明天还要早*嗄亍K淙徽饷此担俏业男睦锘故俏詹拍橇礁雠⒆拥拿烂菜夷睿南胝饷春每吹墓媚锎笸砩显谀抢锊话踩 ?墒蔷驮谡馐保颐腿幌肫鹨患隆8詹鸥詹盼矣婀サ氖焙蚩吹降氖撬堑恼常裁次易房吹降幕故撬堑恼?难道我不会是遇到鬼了吧?想到这里,我就浑身不自在,车子都差点驾驭不住摔倒。

  这世界上哪有鬼,可能是刚才人家恰好转脸了吧。我在心里暗自安慰自己,希望我的安慰可以得到证实。

  一夜无话,第二天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去*啵翘趼罚俏业谋鼐罚歉龃蟠蟮氖致房冢彩俏业谋鼐牡胤健

  早上大家都去*啵酝砩峡湛醯氖致房谙缘糜械阌导罚懊嬉丫鲁盗恕N*惯性的抽出一支烟抽了起来。因为这个红路灯时间很久,大概两分钟的样子,于是有人结伴而行的就在一起聊着八卦什么的。这时候我依稀的听见前面两个人在说着什么,处于好奇,我就凑过去听了听。只听其中一个妇女说:骑车子啊,就要小心一点,过马路也是,不为自己也得为别人的安全考虑,不然就像前几年那两个小丫头一样啧啧,多漂亮的丫头啊,真是可惜了。可不是嘛,听说司机还跑了,真不是人!

  看来这边是出过车祸啊,还死过人?该不会是我昨晚遇到的那两个女孩子吧?不知怎的,我的脑海里就冒出那两个女孩子的身影,冥冥之中似乎感觉这件事情和那两个女孩子有联系。

  因为时间紧迫,所以我就没多想,看到前面的灯亮了,我就骑着车子急匆匆的往公司赶去了。一天忙碌的工作让我无暇去想那两个女孩子的事情。不知道怎么回事,一向清闲的工厂,最*居然频繁的加班,这次又要到九点才下班了。

  当我下班走在那个熟悉的马路上的时候,我的脑海里就会出现那两个女孩子的身影,我的心里多了一种渴望,我渴望再次遇到那两个女孩子,但是我又怕,如果那两个女孩子是鬼呢?

  慢慢的,车子行驶到那个大大的十字路口的时候,我不由的放慢了速度,先是*惯性的看红路灯,紧着接就往对面的马路边看。咦,那两个女孩子没出现。看来人家就偶尔路过一次吧。对于女孩子没出现,我的心里多少有点说不出的失望。

  突然!当我车子行驶到对面的马路的时候,我看到那两个女孩子又出现在了那里!还是那副打扮,还是那样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,就连姿势都没有变过!一种莫名的恐惧瞬间就向我袭来,原本期望的偶遇,现在变成了害怕。

  慢慢的,我的车子接*了那两个女孩子,我紧张的看着前面,汗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浸湿了我的衣服,被风一吹,让我浑身起的一身疙瘩。俗话说好奇害死猫,这句话一点都不错,就在我跟她们擦肩而过的时候,我好奇的转头看她们俩。

  妈呀,鬼呀!我尖叫着把电动车调到最快的速度,不要命的往前跑。

  因为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,我看到那两个女孩子正直愣愣的看着我,她们的身姿根本就没转,而头却硬生生的转了过来盯着我看!那个眼神让我不寒而栗!

  回到家之后,我就大病了一场,我不知道那两个女孩子站在路边是要干嘛,也许是想等着那个肇事者过来报仇,也许是想让这里的冤魂再多一个。不管是出于那种原有,我都不愿意再看到那两个女孩子,从那晚开始,我就再也没有加班到晚上,一到太阳快下山了我就急忙下班回家。即使这样,走过那个十字路口,我还是会不寒而栗。

  后来听说那里又出车祸了,但是这次的车祸出的有点诡异,说是一天晚上,一个大伙司机在路口的时候,无缘无故的突然失控了,车子径直的撞向了河里,等交警救人上来的时候发现那个司机就漂在河里,法医鉴定师溺水死的,但是我知道那条河的深度只到司机的腰的位置。

  3:老宅怪谈

  西江边一座老城有条瓶隐巷,冬晌午、夏凉夜,小孩子常搬来板凳听奶奶说过去的故事。

  这天说的是:解放前,街坊里有一处老宅,是有矮墙庭院的瓦房,但却无人居住,因为据说是鬼宅。当时有一位姓荆的广西人,是个背着杂货箱走街串巷摇鼓卖杂货的货郎,这一日,他来到瓶隐巷时已经天晚,就想找户人家借宿。

  走进巷口,只觉家家户户高墙密闭,只有一家的篱笆矮墙内透出昏黄的灯光,便上去叩门乞水。

  谁啊?出来相迎的是一位布衣少妇,说话声音极弱,人也长得削肩细腰,十分清瘦,面容惨白憔悴。

  她得知货郎的意图后,欣然点头答应,一边引货郎入院内放置货担,一边进屋内端出一碗凉水给他喝下,并且说:天雨路滑,如果不嫌弃就请进屋歇脚,我家男人出远门未归,你可随意。

  姓荆的货郎觉得她的话有点奇怪,因为自己进屋之前,外面并没有下雨,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说天雨路滑?但就在他走进正堂后,身后突然传来哗哗水声,回头一看,外面在一瞬间就下起了大雨。

  货郎想到一句俗话叫下雨天,留客天,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多少难免想入非非。但站在这屋里,货郎四下看看,又渐渐开始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劲屋中的一切陈设,除了刚才自己喝水的碗以外,其余的无论是桌子、椅子,还是一些器皿什物,都刷得五颜六色,且薄得像纸皮,一进门的灶台也是灰土蒙尘,好像很久没使用过的样子。

  那妇人却是毫不在意,径直回到摆着一篮女红作物的灯下坐着,一边继续拿起未缝完的衣服在缝,一边还招呼货郎坐下。

  这姓荆的货郎仗着年轻,也不太害怕,从自家的行装里拿出一个烧饼:可还有水吗?

  妇人示意灶台地上:那块砖掀开,底下就是。货郎按照她的话打开地砖一看,原来那里地面塌陷了一处,恰好屋外的雨水能流入,便淤积在坑中成了蓄水。想来那妇人刚才拿给他喝的也是这地下的污水,只是夜色黑暗,看不清晰罢了。因此他疑虑更深,拿碗舀起来看,倒也没什么泥腥臭虫,便勉强用这水吃下半个饼。

  货郎垫完肚子,看外面雨势越来越大,现在就想离开也不可能,只得挨灶台旁干净的地面坐下。他偷看那妇人坐在纸皮椅上做事的样子,便生出试探她的念头,就把剩下的半块饼举起问:承蒙你的照顾,你可吃过晚饭?我这还有半块饼,如不嫌弃,你愿吃吗?

  没想到那妇人放下手中的活儿,抬头望向货郎手中的饼,说道:你若有心给我吃,就请放到那个碗里,拿过来放在这地上。

  货郎依言行事,把饼放进碗里,然后放在地上,又缩回灶台边坐下。

  那妇人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儿,走到碗前跪伏在地,拿起饼却没送***中,只是深深嗅了几下,再把饼放回碗中,朝货郎颔首致谢。货郎饶再胆大,也明白自己遇到的是鬼了,一时吓得倒吸几口凉气,手撑着身体后退,直到背贴在门框上,面无人色。

  那妇人倒没有露出狰狞的面目,而是倒身再拜:小妇人三年前在此宅中重病身亡,因是远嫁来到本地,丈夫出门经营许久未归,不知生死,小妇人没有亲族照看,所以邻人暂将尸身停殡在后院,当时只有一碗水酒供奉三年来虫咬鼠啮,忍饥挨饿惨痛无以言表,今日得货郎赐半饼充饥,不胜感激。说到这儿,妇人倒身三拜,低头抽泣起来,只是小妇人还有个不情之请,望货郎帮忙。

  货郎虽然恐惧至极,但见这鬼妇人不像说谎,且模样可怜,就大着胆子问:帮你何事?

  妇人继续说:在阴间,没有入土为安的停殡之魂,就不能得到阎罗审判以及轮回的资格,所以小妇人唯一愿望是能得到棺椁收敛尸身,木质不拘种类,但求规整,并有一套寿衣加身,也就满足了。

  货郎叹息:我这种做小本经营的人,身上哪有足够买一套棺椁寿衣的银两,实在力不能及,恐怕你所托非人了。

  妇人却笑道:只要货郎应允,钱财不是问题。

  她起身从那纸桌上拿出一根刻有小字的木簪,交给货郎道:小妇人三年来,每夜都到前面一里外禹门坊中曾氏大户家中做女佣,为其老太夫人伺夜,斟茶递水便溺,每月薪钱从未领取过半文,这根簪子是老太夫人喜欢时赏赐的,上面有曾氏家人认得的纹饰,货郎只需拿这做凭证,替我领取三年薪钱便是,以此做安葬费用,剩余多少货郎可收下,当小妇人酬谢。

  姓荆的货郎没别的办法,只得答应,在鬼宅中勉强将就一宿,第二天睡醒,果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年久失修的破屋里,屋中既无妇人,更无纸皮桌椅,只有他背靠的灶台为实物,而昨夜那妇人给的木簪,就静静躺在货担上。

  其后,他也不敢到这老宅的后院去察看妇人是否停殡,只是战战兢兢地揣好木簪,挑起货担赶紧离开。青天白日下,再回想昨夜的经历,犹如梦境,但货郎到底是守信之人,便拿着木簪寻摸到距瓶隐巷一里外的禹门坊内,问当地人,果然有姓曾的大户人口,便拿出木簪上门求见。

  姓曾的主家听完货郎讲的来龙去脉后,惊疑不定,说老母亲数年前中风,所以半身瘫痪后,家中丫环年纪小,不懂照料,他确实为母亲请来一位李氏女佣,每天日落之后上工,观其周全稳重,不但任劳任怨,女红也甚好,常帮老母缝补衣裤,所以母亲也喜欢,会赠些并不贵重的小饰品,但她最奇之处,就是佣金一直不领,只说请求主家帮忙攒存,日后再一并领取云云,三年来已有十万钱了。

  于是,这曾家主人陪同姓荆的货郎一起,再回到瓶隐巷那家老宅去寻找,果然在后院的柴房里发现一具覆盖霉烂孝布,已经被虫鼠啃食得七零八落的骷髅。骷髅的身边,还散落着两个银耳环和头绳,也是*时曾老夫人给的物什。

  曾家便出面,请本地乡老作证,与货郎一起到镇上用妇人的薪资买来寿衣棺椁,又自掏几千钱送棺椁到附*道观中受斋经祭祀三日,才送出城去,择一荒野处掘土将其安葬了

  后来那货郎怎么样了?听故事的孩子们意犹未尽,纷纷追问。

  后来,货郎就拿着剩下的钱走啦,再也没回来过,至于那鬼宅,因为无主,解放后就推掉建成公社粮仓了。

  呀?这是真的假的?孩子们还不甘心。

  呵,当然是假的了。讲故事的老奶奶扑哧一笑,扶着腰站起身,把小板凳拿起背在身后,都这个时辰了,我这老胳膊可经不起过堂风这般吹,得回家做饭去啦。

  
的人还:

1.15个精选高智商鬼故事

2.10个高智商的鬼故事

3.精选高智商鬼故事

4.经典高智商鬼故事

5.用十个高智商鬼故事测测你的智商和胆量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